欢迎访问诚信在线辩护网! 今天是时间
咨询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本网首页 律师简介 服务指引 新闻聚焦 法治评论 刑法研究 刑辩实务 经典刑案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联系我们
常见犯罪:贪污犯罪 | 涉贿犯罪 | 暴力犯罪 | 侵财犯罪 | 经济犯罪 | 渎职犯罪 | 涉黑犯罪 | 军人犯罪 | 其他犯罪
律师简介 更多>>
诚信在线辩护网系北京资深刑辨律师戴福创办,旨在“传播刑事法治理念、沟通刑法理论与实践、促进维护嫌疑人合法权益、推动刑事辩护事业发展”的学术性网站,真诚期待社会各界给予关注和支持!
为生命辩护、为自由辩护、为人权辩护!北京资深刑辩律师戴福专注于重大、疑难、复杂刑事案件辩护,致力于把经手的每一起案件办成精品!
戴福律师,现为北京市诚信在线律师事务所律师,刑事业务主管合伙人
..详情>>
服务指引 更多>>
· 一、委托律师的基本流程
· 二、服务收费依据和标准
· 三、律师事务所情况介绍
· 四、戴福律师的办案优势
· 五、刑辩团队成员及介绍
· 七、联系电话:13910417035
· 八、电子邮箱:beijingdf@sina
· 九、选择最适合的律师
最新动态 更多>>
· 司法改革必须解决的若干重大问题
· 戴福接受北京日报采访,谈人大代表涉罪
· 最高检:对冤错案件必须敢于纠错
· 海淀警方查获本区十年来最大贩毒案
· 高官上诉罕见改判 律师披露陈良宇认罪细节
· 律师说法:150人投资邮币被骗千万 被害
· 律师谈案:“慈善快乐行”是骗局?“慈善家
· 反腐600天转入持久战 更多大老虎将被
新闻聚焦 更多>>
· 按照刑法原理理解和适用“修九”及“解释”
· 叠床架屋重复规定,落实困难效果堪忧(修正版
· 仇和被“秒杀”背后:老干部举报称其系白恩培
·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获刑17年:爱玉石至玩物
· 政法委今年进行11项改革:领导干预司法要记
· 白恩培到任云南1年被举报 信件署名倒白委员
· 知情者称河北曾模拟开审聂树斌案 让王书金翻
· 呼格案内参记者揭再审过程:情况反映获中央批
美文荟萃
小河法庭遗址秋游记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10-23
小河法庭遗址秋游记
2012-10-22 23:41:31

不知他的真名,只知他叫降龙木。他不住贵阳。却对贵阳产生了一缕悠悠情思。因为贵阳案。因为小河法庭.....数月前,他在这里旁听了一场世纪审判......后来他建议在这里建立小和案件审理纪念馆......

几个月过去了,岁月送走了那时的殷殷暑热,为我们带来了眼下的阵阵秋凉......

降龙木又回来了,在这个萧杀的季节。他又带领我们重温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小河法庭遗址秋游记

降龙木

小河临时法庭,我曾说过,还要到贵阳看你。我来了,在这个金色的秋季。

二审不敢公开庭审,9月19日,贵阳法院匆匆下判,涉黑定谳,黎庆洪案被强行冷却,尘埃似已落定。

其实,7月23日后,小河临时法庭,立即还给了出租方红林机械厂,“小河终审”已成定局。诉辩之间,审辩之间,硝烟渐散。至此,小河临时法庭也就成为应该保护的遗址,成为国家法治道路上的永久记忆,成为记录民族苦难的又一文化遗产。

含冤“被黑”的几十个家庭,承受着亲人分离的痛楚,但没有屈服,只是不甘心就这样背负强加的“黑恶”之名。

黔境高原,田地一片金黄,稻谷拔节孕穗,玉米灌浆饱粒,微风吹拂庄稼,飘散着阵阵果实成熟的芳香,远近的树叶渐渐开始由绿换黄,色彩丰富,好看得让人心醉,可今年的秋景是不属于黎庆洪们的。

我只是位匆匆过客,也不知是不是这个秋天里,第一个特意来游览拜谒法庭遗址的人。走进小河区松花江路1号的大门,我放慢脚步,望着眼前的法庭遗址——红林文化广场建筑群,静静端详,细细品味,感慨万千。

落叶本该是秋天最引人注目的美丽,但在我的心里,临时法庭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悲壮故事,那些温暖过无数人心的经典辩护场景,才是真正美丽的焦点,我面向法庭遗址深深地鞠躬,以示对在这个法庭勇敢抗争人们的敬意。

小河临时法庭遗址,已成为贵阳这座城市无法抹去的伤痕,成为独特的城市地标,不应该被人忘记。它有着自己的文化厚度,毫不逊色于甲秀楼、黔灵山、花溪公园,理所当然应该成为市民和游客观光的景点,虽然并不是官方确定的名胜和旅游圣地,但它的确是中国法治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广场上,原来的第一道警戒线也已拆除,凡是与法庭相关的警车、警察也早无踪影。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儿童,在广场空坝,唧唧喳喳,嘻笑打闹不停,一个红色充气拱门,已立在正门前的台阶下,上书 “贵州航空工业喜迎十八大胜利召开”。

几个月前,多名证人曾连续几天在这个广场等待出庭作证,法庭不愿安排。后来,在律师们的抗议声中,在几十名被告集体下跪“闹庭”的喊冤声中,法庭选择性安排了几个证人出庭。结果,控方证人却证明被告无罪,搞得公诉人和法官狼狈不堪。辩方的证人,法庭那还敢再安排出庭作证,那岂不要彻底颠覆整个案子,将“黑打者”统统送进自己的监狱。真不知证人哪来的出庭勇气?善良的人们啊,在今后可能的情况下,应该在这个广场塑一组像,以纪念哪些诚实勇敢的证人,是他们在黑暗中给大家带来了一线希望之光。

几个月前,这个广场和松花江路两边停满了公检法司的警车,高峰时估计有近百辆。到处都是便衣和警察,戒备森严,气氛异常紧张,每天仍有很多想旁听却难以进入的关注者,他们是站在庭外的“陪审团”,今后也应该在广场塑像,复原布置当时的场景。

法庭遗址右侧,文化活动中心二楼,有一间屋子,曾用作律师们休息,吃饭,交流。现在,已经紧紧关闭着。

从正门拾级而上,没有遇到任何人盘问,更没有安检,很容易进入,礼堂前厅有一幅巨大的喷绘宣传画屏风,上写“贵州航空工业——喜迎十八大文艺演出”。屏风后的两道正门紧锁着,我顺便从右边的楼梯上到二楼,这是庭审的“前线指挥部”,当时是提线官员指导傀儡审判长的地方。结果门也关着,进不去,也看不见是啥模样,门前光线很暗,冷意森森,我赶紧下楼,沿右侧通道进到礼堂内。

法庭遗址的旁听席基本未变,原来挂有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的招牌全部撤了。后排墙柱上悬着“以航空报国为已任,牢记强军富民使命,加快发展,推动跨越”的横幅。舞台上光线很暗,法官的审判席和原来挂着的国微也早已撤走,晚会剧务组的人正在舞台上布置舞美、灯光、音像系统。原来的辩护人席,公诉人席,证人席和被告人席已全部变成了观众席,有两三个保洁女工在做最后的清扫。晚会,再过几天就可准备就绪。

可以想象,载歌载舞的晚会,又将为“伟大、光荣、正确”歌功颂德一番,在欢乐之中,谁还记得几个月前,在这个临时法庭,苦难的人被同类加害的情形?有谁记得,毫不畏惧的律师们,在这个法庭,发出过正义的怒吼?谁还记得,迟夙生律师遭无良法官指挥的二十几名法警强行驱逐,悲愤交加晕倒时,陈有西律师向法庭后面二楼的提线官员怒斥的情景?谁还记得,斯伟江律师在这里遭无端检查,但不卑不亢,寸理必争的情景?谁还记得,杨金柱律师充满激情、声如洪钟的抗争之音?谁还在意,周泽律师曾在这个法庭洒下过深情、悲悯、愤怒的眼泪?谁还记得,那太多太多………的情景?

眼前的这个法庭遗址,见证过刘志强、李金星、杨名跨律师勇敢抗争,惨遭驱逐的情形。见证过,全国律师前赴后继,顽强狙击已经发疯的公权力的情形。见证过王誓华、张锦宏、段万全、王兴、薛荣民、李修蛟、曾维旭、张颖、徐天明、张培鸿、王甫、刘洋等律师,遭小河法院有组织 “暗算”,动员被告,被解除委托关系的情形。要知道,律师是免费为被告们辩护的!

法庭遗址,还见证过,官方指定的辩护人,贵州律师徐源俊不愿配合作秀,勇敢而委婉地表达了抗议,退出辩护。见证过,被告在律师们勇气的感染下,渐渐明白了许多法律道理,敢于向无良法官争权利,他们“跪庭”喊冤,他们要求“开除”,他们大声喝斥法官,保护律师,他们揭露法官作假,动员解除外地律师委托,他们揭露遭刑讯逼供,被构陷的情形。

法庭遗址见证过,公诉人身心疲惫,无心恋战,放弃了大部份的指控,将全部问题和矛盾丢给法院,把骂名留给法官的情形。

法庭遗址见证过,来自北京的检、法、司官员,坐镇指挥的情形。见证过,无良司法官员离间被告与律师关系,丑恶宣示“顺法院者轻判,逆法院者重罚”,这是小河法院留给社会最恶毒的种子,意欲摧毁人们对法律的信仰,扭曲为“只能相信法官,不要相信律师”,这可是反人性的罪恶。

法庭遗址见证过,观察团的成员,写下的《法治与人治激战前沿之观察》、《积雪不融,必有雪崩》……….。见证过,青石律师真实记录每天庭审的《贵阳记》。

法庭遗址见证过,周泽、杨金柱、朱明勇、陈有西、斯伟江、张磊、杨学林、何兵、吴鹏彬、韩国权、王宗跃、沈忱、钟颖、王耀刚等律师,宣读提交的经典辩护词:《满纸荒唐音,构陷无底线》、《国有恶案可问谁》、《司法失衡是国家大患》、《重庆打黑模式的黄昏:小河夕照》、《每个人创造历史,每个人都须承担责任》、《青山依旧,小河已污》、《趟过人治的小河,迈向法治的未来》、《黎氏为羔羊,尔等为陪葬》、《为了法律的正确实施,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法治的列车不容脱轨》、《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这些辩护词和《贵阳记》、《观察报告》才最有资格获得“尔贝诺”文学奖。

法庭遗址见证过,这次旷世审判创造太多的中国第一………。

法庭遗址见证过,全部律师一致的声音;“黎庆洪案不构成涉黑犯罪”,要知道,这包括当地官方指派并能控制的当地几十名律师,这算不算是个大笑话呢?。法庭遗址可能唯一没有见证到的是,五十几名涉黑被告的民愤在哪里?血债在何处?涉黑收入有几何?组织成员的报酬是多少?

我一边退出法庭,一边在想,无良的司法官员暂时赢了 “胜利”,但是否恶梦不断、身心俱疲呢?良心拷问肯定是长期的,正义不来,报应会至。

法庭遗址曾上演的司法丑剧,是在重庆“黑打集团”已经覆灭,正被清算背景下的继续作恶,这说明,凄苦的悲剧,不是局部问题,而是制度有病。

律师团的律师们无疑是这座里程碑法庭遗址里程碑式的人物,应该在这个大厅,给他们塑像纪念。

周泽律师们,并没有停止行动,抗争已经逼迫从法庭转移到法庭外更为广阔的领域,律师们累积着能量,给更多人以温暖,律师们种下的希望种子,也一定能在不远的秋天收获丰硕的果实。

离开松花江路1号,回望法庭遗址,在秋天的夕照中,它有些与众不同,那些经典的辩护也必将久远响彻,并萦绕在法庭遗址之上。

小河法庭遗址,再见,我还会再来游览,但不会在多事的秋季了。

因感慨,为法庭遗址作联一幅,虽不工整,聊作留念:

小河无恙,叹律师团苦心亦罔?任怀古道热肠,偏遇冷血,尽病变力量,何称健康。

法庭待新,问苍穹英雄谱谁书?有补天裂巨臂,霹雳手段,显宪政乾坤,正义可张。

2012年10月5日至22日完稿

上一篇:毛泽东1966年的祝酒词---祝展开全面下一篇:网事打捞:中国不缺昂山素季!
网站名称:诚信在线辩护网;版权所有:戴福(北京市诚信在线律师事务所律师);联系电话:13910417035
联系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3B(100027);办公电话:(010)65542827-822;电子邮箱:beijingdf@sina.com
版权说明:本网为非经营性网站,网上信息均为学习、研究、交流之目的,本网转载文章权利人如不同意转载使用,可来电告知!对于本网所有原创作品,欢迎媒体非营利性目的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及作者。备案号:京ICP备120177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