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诚信在线辩护网! 今天是时间
咨询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本网首页 律师简介 服务指引 新闻聚焦 法治评论 刑法研究 刑辩实务 经典刑案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联系我们
常见犯罪:贪污犯罪 | 涉贿犯罪 | 暴力犯罪 | 侵财犯罪 | 经济犯罪 | 渎职犯罪 | 涉黑犯罪 | 军人犯罪 | 其他犯罪
律师简介 更多>>
诚信在线辩护网系北京资深刑辨律师戴福创办,旨在“传播刑事法治理念、沟通刑法理论与实践、促进维护嫌疑人合法权益、推动刑事辩护事业发展”的学术性网站,真诚期待社会各界给予关注和支持!
为生命辩护、为自由辩护、为人权辩护!北京资深刑辩律师戴福专注于重大、疑难、复杂刑事案件辩护,致力于把经手的每一起案件办成精品!
戴福律师,现为北京市诚信在线律师事务所律师,刑事业务主管合伙人
..详情>>
服务指引 更多>>
· 一、委托律师的基本流程
· 二、服务收费依据和标准
· 三、律师事务所情况介绍
· 四、戴福律师的办案优势
· 五、刑辩团队成员及介绍
· 七、联系电话:13910417035
· 八、电子邮箱:beijingdf@sina
· 九、选择最适合的律师
最新动态 更多>>
· 司法改革必须解决的若干重大问题
· 戴福接受北京日报采访,谈人大代表涉罪
· 最高检:对冤错案件必须敢于纠错
· 海淀警方查获本区十年来最大贩毒案
· 高官上诉罕见改判 律师披露陈良宇认罪细节
· 律师说法:150人投资邮币被骗千万 被害
· 律师谈案:“慈善快乐行”是骗局?“慈善家
· 反腐600天转入持久战 更多大老虎将被
新闻聚焦 更多>>
· 按照刑法原理理解和适用“修九”及“解释”
· 叠床架屋重复规定,落实困难效果堪忧(修正版
· 仇和被“秒杀”背后:老干部举报称其系白恩培
·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获刑17年:爱玉石至玩物
· 政法委今年进行11项改革:领导干预司法要记
· 白恩培到任云南1年被举报 信件署名倒白委员
· 知情者称河北曾模拟开审聂树斌案 让王书金翻
· 呼格案内参记者揭再审过程:情况反映获中央批
新闻聚焦
仇和被“秒杀”背后:老干部举报称其系白恩培战友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5-3-15

仇和被“秒杀”背后:老干部举报称其系白恩培战友

开篇语

  “盛会不打虎”的铁律,在今年接二连三的被打破。

  2015年3月15日,总理记者会结束17分钟后,中纪委再度出手,短短26个字,“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一时间风头无二。

  与其他落马老虎不同,仇和落马的突然堪称“秒杀”。

  身为云南省全国人代表的仇和,不仅出现在今天见报的云南日报头版上,人大会议闭幕之后,他还坐车回到云南代表团的驻地——职工之家。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仅3个小时后,他在北京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

2015年3月3日,仇和在北京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云南代表团在驻地举行建团大会2015年3月3日,仇和在北京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云南代表团在驻地举行建团大会

  仇和身上有其独特的标签,个性官员、明星官员、铁腕能吏,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在其发迹的宿迁、仕途终结地昆明,仇和被中纪委“秒杀”的消息,让舆论形成鲜明的对立。在昆明,有官员称其落马是“应该”;在宿迁,更多的声音是“惋惜”和“惊叹”。

  对于仇和落马的原因,在“打虎”新闻上屡有建树的财新传媒刊文称,仇和牵扯到昆明土地城建系统的腐败问题。

  新浪网从多个消息渠道获悉,仇和落马疑与昆明大搞拆迁有关。一名与其关系密切、从宿迁跟随至昆明的浙江籍商人,据传此前已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此外,新浪网还从有关渠道获悉,这名浙江籍商人本次并未能出席全国两会,他给江苏代表团的理由是“请假”。

  被媒体称为“反腐斗士”、92岁的云南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向新浪网表示,他此前一直在向中纪委和有关部门举报仇和,“白恩培的亲密战友就是仇和”。

  杨维骏称,在仇和主政内,春城昆明在短短时间内变化为“拆城”,600万昆明市民面临拆迁,“完全不符合昆明和云南的实际,云南90%以上是山地半山地,怎么能适应这种城镇化?”

  在杨维骏看来,仇和一路走来,就是宣扬“以不民主来推进民主,以人治来推进法治。”

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

  仇和,1957年出生在江苏盐城滨海县农村。1978年他考上江苏农学院(现南京农业大学),这成为他人生第一个重要转折点。

  作为当时稀缺的大学生,他进入省农科院工作,两年升为副处级。

  1996年,仇和作为江苏省派出的深造人员,从美国学成归来,并在39岁的时候担任宿迁市副市长兼下属的沭阳县县委书记。

  在沭阳,仇和开始了他从政的第一步。

  为了募集建设款项,他强制集资,发动了一场“全民战争”。每个财政供养人员扣除工资总额10%,每个农民出8个义务工,组成修路队,在高峰时,扣款达到20%,甚至离退休人员工资也被扣除10%用作交通建设。

  沭阳一位官员回忆,“当时全县干部队伍简直像炸了锅。”在这种背景下,三年后的沭阳创造了一个奇迹:一跃成为苏北交通最好的县。

  此外,沭阳电视台1998年曾开办了栏目,让犯轻微盗窃行为的人在电视上念检讨书。

  2000年,仇和升任宿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8个月后,他被任命为宿迁市委书记。

  任内,仇和推行1/3干部离岗招商、1/3干部轮岗创业,副处级干部的任务是500万元/年,完不成任务的干部,所在部门领导免职。

  2003年,宿迁市强行推进教改医改,公立医院、卫生所、学校、幼儿园等纷纷变成民营,甚至教师也被下达“招商引资”的任务。

  据媒体报道,仇和曾说过一句话:“宿迁515万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

  这些引发了当地的激烈争议。泗洪县幼儿园的老师们在市委门前静坐示威;沭阳县中医院数百位职工用大铁锁将门诊部大楼锁了3天。当年央视《焦点访谈》还曾对此关注报道过。

  在宿迁市委书记任内,仇和还曾发出过《限桌令》,限制市内居民的婚宴不能超过8桌,党员更只可摆5桌,否则,就会被罚款。而且,他还表示“欢迎举报”,并有党员就因为违规而被罚款。这也曾引发了“行政干预私生活”的讨论。

  2004年2月5日,南方周末发表《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一文,迅速引起全国性的轰动。

从宿迁移植到昆明的仇和新政

  2007年底,仇和由江苏省副省长空降昆明,任市委书记,随即开始强力推行一系列新政,试图改变昆明城市“温吞”的个性。

  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石鹏飞,2008年首次提出“仇和新政”,这一概念此后被学术界和媒体广泛采用。

  “仇和新政”包括了一整套重大改革措施:整顿吏治,打造班底;开展城市综合治理,滇池水系、交通拥堵、城市绿化得到全面整治;强力拆迁,推动城中村改造;招商引资,力促跨越式、压缩化、超常规发展

  2008年一连串暴风骤雨般的整顿官场行动,昆明人至今津津乐道:

  1月28日,仇和要求昆明市委九届四次全体(扩大)会议进行现场直播,让官员们开会再不敢走过场;1月31日,仇和主张面向全国公选后备干部,40名博士来到昆明挂职,“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让昆明本地官员再不敢懈怠;2月4日,仇和在《昆明日报》上公布各县(市区)、各部门、各单位“一把手”联系电话,包括他自己和市长张祖林的电话,一时“昆明纸贵”,全城抢购;2月19日,仇和又公布自己和张祖林下班后的联系电话,要求全市公务员24小时做到“办公电话、家庭电话和手机,三通必须有一通”,“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昆明官场的神经绷到了极点。

  除了整治官场,仇和还在努力改变着昆明的城市面貌。

  在仇和就任前,滇池已经治理多年无效。仇和上任后,引入“河长制”治理滇池污染,“上至29位昆明市级领导,下至滇池流域12个乡镇长,都有具体的责任和相应的考核目标把生态环境指标作为干部政绩的硬指标,坚决实行"一票制"。”仇和在市级四套班子全体成员扩大会议上阐述了这一制度构想。

争议最大的昆明螺蛳湾商贸城项目

  仇和新政中,引发争议最多的是强力拆迁。

  早在仇和主政沭阳期间,当地民间就有这样的段子:仇和望一望,拆到南关荡,仇和手一挥,拆到沂河堆”;“拆了你别哭,没拆你别笑,那是仇和没看到。

  在昆明,整治滇池、螺蛳湾市场搬迁、昆明市内汽车站外迁、城中村改造等一系列拆迁,都曾导致满城风雨。而仇和任内,也因土地、拆迁问题,多次发生利益冲突和群体事件。

  此次仇和落马,财新传媒刊文表示,是其牵扯到昆明土地城建系统的腐败问题。

  网上关于仇和强力拆迁争议最大的便是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项目。

  该商贸城是将昆明市的大型商业区螺蛳湾整体拆除,并向外搬迁建立新市场。由于老螺蛳湾人气很旺,且有上万个经营商户,因此外界对此一直有批评之声。

  《时代周报》2011年9月在一篇名为《浙商320亿昆明项目悬疑 新螺蛳湾的空壳道场》的报道中称,2011年3月16日,昆明今年以来面积最大、总价最高的27块需整体竞买地块,被一家公司在10分钟内,以挂牌起价64.87亿元独家竞拍囊获。

  该报道称,移植义乌小商品市场,是时任昆明市委书记仇和主政宿迁时的经验。仇和在宿迁市委书记任上,就引入浙商建设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这是其时宿迁最大的外来投资项目,总投资26亿元,总建筑面积146万平方米。号称“中国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的小商品城总投资约320亿元,据称“由25位浙江商人联袂投资”,一期工程建设规模将达300万平方米,超过闻名世界的义乌国际商贸城。

  “这家浙商公司,早就成了昆明最大的地产商和地主。”栖居昆明的资深媒体人尹鸿伟当时曾这样戏谑地说。

  据媒体报道,早在2008年3月,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姚洋,就在一个论坛上对“仇和招商模式”表示了担忧,批评昆明片面追求GDP的做法,是较早提出批评的学者之一。姚洋曾表示,政府在短期时间内要求螺蛳湾商户拆迁搬离,对本地中小企业和商户不公平。

  果不其然,2009年11月21日,老螺蛳湾批发市场由于拆迁引发上千户商户上街堵路。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有商户表示,“如此大的市场拆迁,绝大多数商户都不知道政府的听证会,每个商户的租赁及其他投入超过50万。但是政府没有任何补偿”。

九旬副省级老干部举报:仇和和白恩培是战友

  92岁高龄的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一直在举报仇和。

  杨维骏在电话中告诉新浪网,仇和履新昆明之初,他找到仇和,“请你安排半天时间,我跟你谈三个问题。他问我哪三个问题?我说第一,如何治理滇池;第二,如何建设现代新昆明,因为我认为白恩培建设那个现代新昆明,是错误的、瞎折腾;第三个是如何根本转变昆明市政府的职能。”

  杨维骏说,“他说好,我说我带着四个专家来跟你谈。”结果最后就没了音信。

  在仇和主持下,昆明一直在全力推行全区域的城镇化大圈地、大造城的大城市化跨越式发展的运动。要把原昆明主城的郊区和所属各个县的郊区,全部快速城镇化,原郊区农民全改变为市民,郊区原耕地全改变为城市建设用地。

  杨维骏说此举是要把城郊全部毁掉,“太可怕了。云南全境90%都是山区半山区,平原只有6%。他搞全域城镇化,就把云南的好田好地全部毁掉了。我觉得他完全是打错特错,我就开始反对他了。”

  “还有他把那个老螺蛳湾拆掉,搬到新的老螺蛳湾,也是完全错误的,没有道理的。我通过上访、写信给他,他不理不答。”杨维骏说,仇和当时搞城中村改造,超过当时的9倍,要把昆明医学院宿舍楼、幼儿园等一些房子全部拆掉。老百姓到处告状,没人理。

  “城中村搞的,就是要什么发展,但是好多人都没房子、没地了。那个全域城镇化,跨越式发展,其实就是占用耕地,搞得几百人要拆迁,就是个大拆城。”杨维骏认为,这种“全域城镇化”和“跨越发展”,带来的是GDP政绩辉煌,但是却让成千上万老百姓耕地被强征、房屋被强拆,失地、失业。

  2011年年底,在昆明全体干部的注视下,仇和发表了《情系昆明造福人民》的“离职感言”,随后赴任云南省委副书记。

  此后,这位曾经的明星官员对外一直保持低调,媒体报道中也不再见到他的“个性话语”。

  今年两会期间,在13日云南团的小组讨论会上,谈及“地方政府欠钱”时,仇和发言称:“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

  两天后,全程参加完两会的仇和突然落马。

  两会已结束,他已无法回滇。

  (新浪网 梁超 报道)

  注:部分内容引用自媒体公开报道

上一篇:叠床架屋重复规定,落实困难效果堪忧(修正下一篇: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获刑17年:爱玉石至玩
网站名称:诚信在线辩护网;版权所有:戴福(北京市诚信在线律师事务所律师);联系电话:13910417035
联系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3B(100027);办公电话:(010)65542827-822;电子邮箱:beijingdf@sina.com
版权说明:本网为非经营性网站,网上信息均为学习、研究、交流之目的,本网转载文章权利人如不同意转载使用,可来电告知!对于本网所有原创作品,欢迎媒体非营利性目的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及作者。备案号:京ICP备12017750
"));